BungApatma

Очень круто

【一宣】德哈AU主题合志《Destiny》♥

Puppy:









一宣!德哈命运合志《Destiny》和大家见面了♥




经过快半年的准备,咱们的合志终于可以拉出来遛遛啦!


敲黑板,周边礼包,内外封,锁线精装,180°平摊没问题x


大家不来瞅瞅吗!嗷嗷嗷!(躺 




——基本信息——


原作:哈利波特系列


性质:文本合志(配插图)


规格:A5


页数:300p上下


字数:16w上下


装帧:100g黄道林纸、内外封、锁线精装


工艺:内外封+锁线精装、外封局部烫


封设:Arduino


宣图:绥绥




Surprise!


随本附送:明信片(若干)、书签x1


特典:串串挂件、吧唧x2、ins透卡、环游世界照片墙海报、德哈火漆信封



工作室商定中? 


十月份开预售?


合志进度群开放w  地址指路:597737561 ♥





——Staff——


主催:


璃墨萧/Puppy




文手(首字母排序):


Alex/Grace/Mr.Moew/The Second Second/横竖横/江尽平野/境列/


濑户友美/咩咩咩咩的阳/莎乐美/杂食动物 




画手(首字母排序):


Arnniexie/BungApatma/Puppy/阿亚 /焗虾橙/蛇胆川贝枇杷膏/


小龙德拉科乱撞心房/云墨冰






——文稿试阅-文字版——



《See Me Now》by Alex




巧克力能难吃到哪里去?哈利不以为然地点头答应,催促着德拉科继续挑。他们走走停停,最后在榛子巧克力前停了下来。准确来说是哈利停了下来,德拉科发现波特不在掉后不得不折回去,他一眼就看见波特那令人倍感熟悉的表情。小时候的波特会用这种眼神这样看别人家的爸爸妈妈,长大后的波特会用这种眼神看邓布利多校长的柠檬雪宝,和巴黎的甜品,和榛子巧克力。  


这种表情很奇怪,并不是那种充满贪欲的占有,而是一种真诚的渴望,让人不忍心诋毁。德拉科走过去,身子前倾才够着最后边的榛子巧克力,他拿起两颗后又放下了,重新拿了一整盒竖放进红色的小筐里。他其实并不知道波特为什么对榛子巧克力情有独钟,但他知道波特希望拥有它。  


哈利惊奇地注视着他的举止,然后咧嘴笑了。





《Shadow and Lights》by Grace




起初他认为自己只是爱着德拉科笔下的故事,后来他不禁将自己代入其中,想象着他是魔法界的救世主;想象着他如同逃出牢笼的鸟儿,飞入霍格沃兹的大门;想象着他遇见生命中的挚友和命中注定的死对头,在飞舞的羊皮纸和羽毛笔中挥舞魔杖。


在他看出死对头和德拉科有几分灵魂上的相似之处后,他情不自禁将两人对号入座。他们会在黒湖上空骑着同一把扫帚飞过缓慢流逝的时光,沉迷于每天故意摆给他人看的唇枪舌战中。哈利希望他们就算终会走入歧路,也会在交错的红绿色魔咒中紧紧握着彼此的手——最后重新以相同的身份并肩站在一起看向没有以身份隔阂的世界。


他有自知之明,清楚地知道自己无法做到讳莫如深。他耍孩子般的把戏,写信不填地址,却又期待发生什么,直到那个人的名字填满心脏,没有任何缝隙。


一切都是明知故问。





《Take the Baby》by Mr.Meow




“你怎么了,马尔福,没有按时吃晚所以饭胃痛吗?”


“看你后面,波特,你后面。”金发蛇怪紧紧闭着嘴巴,只是瞪大了眼睛,所有的话仿佛都是从牙缝和嘴唇之间硬生生挤出来的。


“我后面?”狼人闻言,扭头去看自己身后。


一个人类小女孩,正眨着眼睛,两只手握住他尾巴上黑色的狼毛。大概是发现自己被这条尾巴的主人看着,小姑娘很开心地喊起来:“狗狗!”


“狗狗?不,小家伙,我可是狼人。”





《海藻球》by The Second Second




“得到就要失去。”


——我知道。


“那么你用什么作为代价,换得这个愿望实现?”


——我用我的尾巴,和我的过去。


——我愿意历经苦难,我愿意卑微低贱。


——只要他重新呼吸。





《Just Harry》by 横竖横




他的手在颤抖,回头看了哈利一眼。哈利面露疑惑,仍然对此没有任何印象。就在翻开书页的瞬间,他忽然喊了一声:“小心!”


来不及了,被德拉科打开的本子里已经掉出了一只轻飘飘泛黄的纸鹤。看起来本就是被人打开又用力揉皱过的东西,重新折好之后显得异常脆弱,折纸处已经毛了边,近乎透明。


德拉科猛得抓住哈利的手腕:“你怎么知道书里有东西,是不是想起什么来了,老实告诉我!”他的声音严厉得发尖了,哈利茫然地看着那只纸鹤,“我不知道啊,只是有种预感,你要是随随便便翻开那本书,里面好像会有东西掉出来……”


德拉科维持着这个粗鲁的动作,眼睛一瞬不瞬地直视着哈利,确认在他清澈的眼里看不见任何端倪,才颓然松手。


“回家吧,”他说,“我的魔药快熬好了。”




《向隅而泣》by 江尽平野




本就对情感极为敏感的德拉科怎么会不明白两个人之间小心翼翼而又明显无比的纠葛?他从来都心知肚明,可也从来都为此感到极大地恐惧。他害怕自己,并且害怕未来——尽管被很多人夸赞和羡慕,德拉科从未拥有过自己曾经向往的义无反顾的勇敢和正气凛然的“拯救”。这听上去很傻,但是他确实为此动容过。就在哈利·波特第一次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就明白了,这个世界上的确存在着这样一种人,与他截然相反,却让他执迷不悟。


让有着深刻“联结”的人远离危险,保护自己真正放在心底的人,哪怕有着种种限制,哪怕怀揣着种种不安——这不是每个人的本能吗,波特,你为什么不明白?




《改邪归正》by 境列




“我想这算是更让他显得有爱心一些?”神父望着疯姑娘那对微有些突出的银灰色眼睛猜测,“不过这算是徒劳了。撒旦也知道掩饰自己的丑恶,用善良的假面去诱惑世人滑向地狱——”


“您说的这是内心话?”


疯姑娘只是以一种恍惚的神情笑着,用手指卷动从眉间垂落的那缕额发,晃着耳垂上佩戴的萝卜状耳环,像其来时那般悄然离开。


哈利·波特,这位神界来临的忠实信徒,头一次对自己自出生以来受到的教育产生了怀疑,他紧按着自己的胸口,忽而觉得这天真是阴沉沉让人透不过气来。哈利坐在街前长椅上歇息片刻,想起自己是为购物而来,匆忙去看手握的清单。


他展开手掌,那字条上面的墨迹已经被汗水浸透溶成一片,隐匿在那褶皱不平的纸张纤维后了。




《陷入爱情之时》by 濑户友美




黄昏的暖阳铺洒在牵着手的两人身上,将他们的影子拉得老长。放学时分熙熙攘攘的人们的吵闹声老远就能听见,然而他们仿佛不属于这个世界般安静地走着,好似没有什么能打扰到他们前行。德拉科用大拇指摩挲着哈利的手背,刻意放慢了步伐,就连此时的空气都贪婪地呼吸着。如果可以,他愿意将时间永远停留在这一刻,愿意与身边的人一直一直走下去。


哈利是他从未拥有过的梦,他却有他的吻他的拥抱他的一切亲密,朝昔相伴的时刻如同触手可及的虚拟般诱人又危险。


明天,明天就告诉哈利真相,明天就结束这一切,所以至少现在让他好好享受一下这最后的时光。





《Eden》by 咩咩咩咩的阳




“Harry,我在下沉。”


Draco示意Harry舒展身体,以仰泳的姿势躺倒下去,Harry的手被Draco紧紧握着。Harry不得不承认躺在水中是一种很奇妙的体验,手上的力量让他放下恐惧,静静地感受着水流托着自己的身体。他在水下看到了外界的光,发丝偶尔会遮挡住他的视线。Harry偏头,Draco正望着他笑。


Harry也回以一个笑,和Draco沉到了水底。


我在下沉。他想着刚刚Draco说的话,眨了眨眼睛,耳边传来外界的喧闹声,明明他身处其中,却又那么远、那么模糊。他的嘴角吐出一串泡泡,接着,在窒息而死之前,Harry和Draco浮上了水面。


“我在下沉,Draco。”他兴奋地向Draco诉说着刚刚的体验,现在浮在水面上反而让他有一种失落感。


“嗯。”Draco忍俊不禁,点了点头。


“我们都在下沉。”





《薛定谔睡眠》by 莎乐美




他们永垂不朽。


他们在此刻永生。


然后星河散去,拂晓的光芒划破天际,黑夜的幕布狠狠拉开,撕出鲜血淋漓的现实与无边无际的硝烟,尸横遍野,血流漂橹。


他看见年轻的生命义无反顾地向前冲去,被子弹炸成蓬勃怒放的玫瑰,于是花开遍地,腥香燎原;


他看见哀嚎与呐喊冲天而起,炮火奏响宏大的悲鸣,尖叫是花腔,死亡是华彩段,兵戈撞碎和弦;


他看见他挡在自己身前,子弹飞入他的头颅,刹那间天幕倒下,万物坍塌,一切归于沉寂。


……


最终一切的一切都落幕,战争迎来胜利,而他一败涂地。





《非药物治疗》by 杂食动物




“我还以为你会无动于衷。”


Harry松口气。


“别误会,我只是——”


“碰巧?”


Draco不置可否地笑笑,低头摆弄糖纸。


Harry推了推眼镜:“你认真的?”


“对。”金发医生看了他一眼,忽略他怀疑的表情,自顾自说道:“我碰巧想在这儿坐会儿,又碰巧遇见了你,而更凑巧的是,我突然很想做一件蓄谋已久的事情。”


他摊开掌心。


那是一只由糖纸折出的简易纸鹤。


“我要追你。”Draco说。






————————


咱们十月再见!进度会在进度群和进度公式贴中同步(大概)公布,挥挥手w



评论
热度 ( 659 )
  1. 3055Puppy 转载了此文字  到 Artemis

© BungApatm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