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ngApatma

Очень круто

Hello,summer

Alex老师对夏天的这种慢悠悠的描述真舒服,让我感受到了山风。


我尤其珍视她这种对于现实生活片段的分享,它让人感到真实,而这种真实感总能让人心生崇敬。这种真实借由slash文化生发的,但可喜的是它并不依附于这种文化,它强壮而富有魅力,并且使网络上的朋友们鲜活了起来。由此我们才能看到迷迷糊糊吃掉一多半口红的Alex,能看到喝半糖甜品的豆乳(啊就和她名字一样耶),能看到贴心的小仙女翘翘,被Alex带跑的阿亚同学,喜欢看各种文学作品的威化老师(我答应她不说出来的,所以没有细节),推荐给我护肤品的德德(非常好用,谢谢你),以及其他网络上认识的各种各样的朋友。我真的非常开心也万分荣幸能窥到你们生活中有趣的一角,并且为那些能够参与的地方感到由衷的惊喜。


接下来我也要说说我对悲剧的看法啦,就像我之前跟大家开玩笑说的那样,悲剧总使人印象深刻,读者会因此记住你。虽然听起来不着边际,但也确实是这么个意思,就像亚里士多德在《诗学》中提到的:“剧是对一个严肃、崇高的行动的摹仿,借助动作来表达,其目的在于引起怜悯与恐惧,进而使情感得到净化”。我很认同他所说的,事实上倒不如说是他对“tragoidia”的这种描述才真正让我豁然开朗。悲剧就是这样的富有魅力,因为它总能让你心间发颤,能让你不太舒服,能冷不丁地噎你一下,让你突然开始思考:我的生活是不是也这样、我是不是可以规避这些、我是不是懵懵懂懂地学到了一点什么东西——有点妄自菲薄,但有时候slash的创作者们确实是抱着这样一种夹带私货的小心思进行创作的,或者说是一次分享。就像Alex老师说的,用习得的理论知识来看待世界,那会非常有意思,所以她也非常乐衷于将某些理论(或者思想)应用到文字中去,也因为它能有相似的功效。所以这样看下来,悲剧的定义又不在局限于狭义的“BE”了(反倒更适合虐文这个定义),看起来所有不脱离实际的、真情实感的、所谓的不那么一帆风顺的故事、内含矛盾的故事都可以被划归进去。归根结底也是因为它们所能够侧面反映的,现实生活中的某些“真实”,它们也因为这种真实而尤其可贵,格外动人。


所以这样说下来,终归是所有有思想的文学作品都值得尊重,所有有灵魂的创作者都值得敬佩。


综上所述,我真的hin期待和各位朋友见面(Alex老师!),你们是我贫瘠山上一碗热气腾腾的炖肉。


因此,夏天到了,要用Alex老师所说的明媚又嚣张的态度迎接夏天,所以明天我就去偷鸡拔毛烤来吃


老来多健忘,努力加餐饭


Alex:

  最近一直在思考跟B老师面基时能拿出什么来。万一她“啪”地一下甩出两张好看到爆炸的签绘,我该如何招架。本来想着,那我就把写过的文都抄一遍给她吧。昨天整了3小时都没整完后决绝地打消了这个念头。跟B老师说的时候,她哈哈哈哈哈哈说她福泽天下。我也哈哈哈哈哈,虽然是不完全统计,但大概知道了自己写出的糖刀比例。


  划分全糖、半糖和无糖的时候就又突然想起HalfSugar店,想到当时去找老板娘玩,手残地千辛万苦画了个口红还在动车上吃掉了一半。下了车后看着站牌跟豆乳描述所在的方位,词穷的时候就想到一个关于路痴的笑话。


  “你在哪里啊?”


  “我在那个……云下面!”


  当时还是在寒假,冻到人发懵。我们一路嗑Drarry一路商业互吹,太过亢奋所以感受不到冷。路过便利店的时候拿了两盒八喜冰淇淋带回旅店开着暖气吃。一连两天去了同一家火锅店,刷了《至暗时刻》,然后就南下去厦门了。在上海待的两天买了两张24小时的地铁卡,但是我永远分不清到底哪张是哪张,又执拗地不想丢掉,最后因此开脑洞在去厦门的动车上码出了一篇DH。蜜月期都不忘打字,真的是胸前的红领巾都更鲜亮了。


  在厦门跑到鼓浪屿上晃荡了一天吃吃吃喝喝喝,第二天本来约着和翘翘仙女去私人影院看《哈利波特》,结果突然得了急性肠胃炎,只好躺在青旅里歇着被各种照顾,错过了和她们半夜三更在海边谈人生谈理想。临别前翘翘掏出无数张画,还有三小本《至暗时刻》,一边尖叫道谢一边想着要买画框把它们裱起来。豆乳画圆润的团子人,三十秒一个,各种姿势,萌到人心会化掉。我就坐在旁边托着腮看,再一次痛心自己不会画画,并思考怎么把她们两个仙女绑架回家的可能性,最后还是守法地上动车,暂时分别。


  但从此每次喝KOI的时候,都会想把菜单拍下来,跟豆乳说,看,你耶。


  然而北方没有KOI,北方有coco和贡茶和一点点。coco离学校很近,大概因为太容易买到所以就不珍惜,第一次体会到它的美好是在军训后。灰头土脸地从基地回来,喝着多冰无糖的珍珠奶茶才觉得被烈日夺走的灵魂回到了本体。有一段时间很喜欢喝贡茶上的奶霜,又幸福又罪恶。后来喝腻了就去排很长很长的队买一点点。试过四季奶青试过冰淇淋红茶后,依旧不尽兴,就熬夜看B站上测评,然后解锁了四季春茶。


  无糖去冰喝起来相对健康,和其他的高热量妖艳jian货不一样。有的时候自欺欺人蛮重要的,成功骗到自己的话会开心起来。而人生嘛,最重要的就是开心。还记得和豆乳一起喝茶丸家的白桃乌龙时,她跟店员说要五分甜,我说不要糖。然后我们就对视一眼,会心地笑。


  昨天整文包的时候,发现很早很早以前想去微博玩的时候发过的那条交友宣言,现在看起来简直是自我讽刺,那大概是我说过最不靠谱的话,我不是什么发糖小天使,对…对不起大家。


  B老师说是光阴让我变得无情使我变得残忍,可能真的被她说中了一点,经历过越多的东西,越成长,就会领悟到很多之前不曾体会过的东西,紧接着就会想把这些新的体会展示出来。我高中刚入圈的时候,是被一枚戒指诓进了DH圈,开始嗑粮,看完中文不满足就跑到AO3去看英文,看了一年后英语水平莫名其妙飙升到无人能比。返校宣传时老师让介绍方法,我思来想去最后委婉地建议学弟学妹提升词汇量,不要拘泥于书上的内容,还很皮地甩了AO3的链接,然后深藏功与名。


  嗑粮嗑多了就手痒忍不住自己写,如果大家从一开始就关注了我,会知道我的处女作就是把刀,可能生性就偏爱悲剧。那时文笔稚嫩,剧情安排也有逻辑纰漏,格式乱七八糟,中途还忘记了密码,没被大家嫌弃真的是很感激了。


  之前转载了一篇同人文写手注意事项的文章,里面有很多句精辟的话很启迪人。文手写文大概会有很多种可能,为了安慰一下被刀到的自己,为了分享一个有趣的脑洞,为了表达自我……可能最开始的时候我码字完全是因为粮不够吃所以自割腿肉,但是随着粉丝的增多,就会开始爱慕虚荣,这是一个花了我一段时间才察觉到的问题。之前我跟豆乳吐槽,为什么我真正花费心思写出来的文章没法受到认同,随手甩的一个小甜饼却赚到那么高的热度。我们坐在动车上,探讨这个问题的答案,然而没有找到完美的解释。而后就是这篇横空出世的文章,让我重新审视了一下自己写文的目的,瞬间就释然了。被点小红心开心吗?开心。被点推荐开心吗?开心。但我不是为它们而去创作。是糖也好,是刀也罢,它是我个人思想的一种表达。至于它能不能被欣赏,那是很考究缘分的事,不可以强求。


  第一次产生勾搭B老师的想法是因为她画的那幅画和配字,一个披着红披风的波特和一段史诗一样的文字,太过沉痛悲壮,被震撼到又怕自己接梗文力不足把它写毁,又怕它被别的文手领走就此错过。慢慢熟起来后就发现B老师一点也不温柔,它的小被叽后边还藏着半句开黑梗;新勾搭上的阿亚老师也是绝对有潜力的发刀小能手,我会继续努力给她洗脑,宣扬悲剧的美好。


  为什么悲剧会美好呢?讲一个歪理。假如拥有了一个梦想去追寻,追寻到的那一瞬间它就不再是梦想,而是转化成已经实现的目标。或许这段旅程波折艰辛因而这个结果会让人愉悦让人感动,但正因为它是一种结果,产生的情感余波也就随着故事的终结很快消散。而悲剧是不同的,悲剧里的梦想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错过,但正是因为求不得所以成了永恒。这就是……我学Deconstructionism后悟出的道理。很多理论本身是很枯燥的,但不得不承认,用它们提供给你的视角去看这个世界,很多东西会变得有意思起来。


  因而要做一个好好学习的、有趣的人。


  我曾跟豆乳坦白,我的文章几乎没有word存档。今天阿亚老师问了我一个和当时豆乳问的一模一样的问题,那如果lof哪天崩了怎么办?我的回答是崩了就崩了呗。仔细想想好像确实有点佛系。


  如果不是想跟B老师面基出风头,如果不是我不会画画,我才不会异想天开想手抄自己的文,才不会去整文包,才不会发现自己真的是心里一点逼数都没有。


  改改吧,别这么思维清奇。


  不,不改。倒想的时候会觉得自己有点蠢,但很多时候计划出现偏差才是惊喜的开始。


  就比如说,昨天开空调的时候跳了闸,宿管阿姨叽里呱啦训了一通说等楼下贴通知才能开。


  今天上楼时看到了告示,回到宿舍怂恿并不知情的室友开空调。


  “昨天试过啦,会跳闸,会被宿管阿姨骂的。”


  “今天你又没试过,万一今天就可以了呢?”


  “不噢,要试你试。”


  我就拿过遥控器,佯装紧张地开空调,然后惊奇地说:“真的没跳闸耶。”


  接着开开心心地拼起四季春,就应该用这种明媚又嚣张的态度迎接夏天。


  


评论 ( 5 )
热度 ( 85 )

© BungApatm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