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ngApatma

Очень круто

「非生即死」

  反乌世界AU,帝国之子马尔福x自由军统领波特

   

   为了远离平叛带来的骚动,德拉科福隐藏姓名带着几个亲信躲到一所修道院读书,遇见了躲避追杀的哈利。


  (马尔福总是记得那一天,一个人毫无预兆的从天幕上掉下来,洒落了一地的彩色玻璃,这是何等肆无忌惮的嚣张与不羁,在他生命里画下最浓墨重彩的一笔。

   他想,好像漫天的彩色玻璃碎片一样。)

   从小贫困的哈利带着德拉科躲在修道院里打鸟烤肉,围着火堆教德拉科唱自己家乡的民谣,德拉科则会给他提供更多书,教他一些上流社会的礼仪。

 (“Where dead man called out,For his love to flee——”波特翻着火上的肉,脚打着拍子轻轻唱着这首歌。

     “这首歌可真够奇怪的,疤头”马尔福咯咯地嘲笑他。

     “的确是一首奇怪的歌”在暖洋洋的火堆旁,波特并不想和他吵架,他挠挠头继续说

     “不过我确实一直不知道这首歌是在唱什么”)

    

   后来平叛结束,德拉科被召回,哈利也要去寻找失落的教父。两个人约定三年后会再次相见。

  (“哈利波特”马尔福难得叫了他的全名,他轻抚着波特的脸,小声但是坚定地对他说:

      “他日再相见,我会带着花束拥抱你的。到那时,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波特眼眶红红的,他咬着牙用同样的细语回答马尔福:

      “好”)


  但世事无定。

  哈利接替了曾经父亲和教父的事业,成为了自由军的统帅。德拉科则回到父亲身边,并正式出现在民众面前,成为了帝国的继承人。

  (“他日再相见”马尔福哑着嗓子说:

    “我会带着花环,满载高歌走到你面前”

  “拥抱你,告诉你......”


  “告诉你......”

    马尔福把剑抵波特的胸膛。

  


  (我们之间的故事不可说,难开口。

    轰轰烈烈,致死方休。

    我们的故事若一定要讲,那一定是要在弥漫硝烟、席卷着凛冽的锈唯浓重的狂风的大荒原里,用最嘶哑的喉咙吼出来的。

    然而即使吼出来仍然会觉得苍白,

    这个故事是一定要用滚烫的鲜血来结束的,

    甚至鲜血也会寡淡,

    是你,或者是我,

    总归要有一个人,献上自己炙热的胸膛。)



  

   在他的贫瘠荒原里,你是他的玫瑰。

 

(“他就好像一团上升的冷空气,横冲直撞,伴有局部暴雨。”

       马尔福捏着墨水笔,几乎不用思考的,他为哈利波特下了这个定义。)

  



  很久以前「非生即死」的脑洞,稍微扩写了一点点。自由军统领的波特披着的红披肩来源于P2 Amadeus(莫扎特传)的...一个背景板,他让我想起了大悲里的红旗,于是这张图诞生了(然而并没有细化完)。它是一个被马尔福逮住的破特,被收走了所有有伤害性的物品然后软禁在了高档套房里(不是),马尔福知道他最终一定会逃走,但他只想在此刻留住他。

  这个脑洞也还有很多地方并没有顾及到,它非常粗糙,但明天还有课,所以有机会再讲讲吧。

 (或者直接接我的梗啊朋友们)



 


评论 ( 29 )
热度 ( 144 )

© BungApatma | Powered by LOFTER